贴了膏药送了命?南阳一患者在诊所治疗病情反加重后送医不治身亡

近日,家住南阳市嵩山路的王彦祥腿上淋巴发炎起了个淤疙瘩,到家门口一个诊所看病时,在医生推荐下全身贴满了膏药,谁知道几小时后贴膏药处起满了大水泡,家属赶紧将其送到医院治疗,次日凌晨终因呼吸循环衰竭不治身亡。事发后,当地食药监部门介入,涉事诊所医生却紧锁诊所大门,拒绝配合调查和尸检。

6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嵩山路中段的枣林李照林诊所,这里大门紧闭,离门不远处摆放了几个花圈和白布条。

王宇告诉记者,她的父亲王彦祥今年64岁,患有肝硬化、自身免疫性肝病,肝解毒能力较差,出事前几天因为发烧在输了四天水,6月17日大腿上起了几个疙瘩就在南阳市中心医院检查,血、肝功能化验一切正常,也就没有办理住院就回了家。

6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王彦祥在爱人的陪同下到离家不到200米的枣林李照林诊所,李医生看过之后给开了几包西药,然后又建议贴几副膏药,王彦祥表示肝功能不太好,李医生称膏药是中草药配制而成,没有副作用,于是就花费了250元买了6副膏药,当时就贴在了大腿上贴了一个,王彦祥很快就觉得、刺痛难忍,李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然后又在身体其他部位连续将剩余的5个全部贴在身上,王彦祥跟着爱人回到家中。一小时后,王彦祥实在忍不住了,就让爱人去给李医生说情况,等她回到家中时王彦祥已将膏药撕下,临近中午,贴膏药的部位开始出现肿胀和溃破,伴有剧烈疼痛,且肿胀呈暗红色,然后范围逐步扩大,直到当天下午5点家人将其送往南阳市中心医院救治。此间,李医生一直表示病人属于排毒的正常现象。

在南阳市中心医院感染科和泌尿科医生对王彦祥会诊时,王彦祥出现呼吸困难和抽搐等现象,被送往抢救室进行急救,后因呼吸循环衰竭于次日凌晨3点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事发后,王宇认为父亲去世是因为李照林误诊引发的医疗事故,故向南阳市卫计委医政科求助,医政科出具医疗事故技术申请鉴定书,请求新乡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尸体进行解刨检验,但医生李照林拒绝在申请书上签字,导致鉴定无法进行。

不是我不愿意签字,如果签了字就是我俩的医患关系了,王彦祥长期患病治疗,此前也不是在我这里看的病,也不是死在我的诊所,况且一方签字也可尸检,为何揪住非让我签字,让我有家都不能回。李照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自己很倒霉,30年来行医小心谨慎,给病人用药都是选择最好的,却不料出了这样的事情。

南阳市食药监局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分局副局长张玉峰告诉记者,6月22日中午接到群众反映,当天下午即带领监察大队和枣林食药所到诊所取证调查,但医生拒不开门,后来在新区派出所配合下将涉事双方带到派出所询问,诊所医生称需要淅川的膏药供货商第二天来了以后才开门配合调查。

结果截至6月23日上午11时,诊所大门还未曾打开,他们将督促涉事医生尽早打开大门,配合食药监部门调查。

李照林告诉记者,膏药是中草药配制的,不会是导致王彦祥死亡的根本原因。他不清楚供货商是哪家公司,但已经和供货商联系了,等他们开完会就赶到南阳配合相关部门调查。

根据王宇向记者提供的膏药和李医生给她的产品包装盒显示,膏药用的是河南某中医药公司生产的固本保健粉,该产品注明为保健用品,不代替药品,如出现皮疹的过敏情况应立即停止使用。

河南鼎聚律师事务所李雪冰律师表示,如诊所和医师具备诊疗、行医资质,应该由卫生监督部门来认定是否为医疗事故。

同时,该医生使用保健品当做药品对患者进行治疗,且没有按照说明书要求进行规范使用和谨慎提醒,在患者出现明显不良情况后仍然不采取有效治疗措施,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存在主观过错。

双方应当一致同意后由医疗鉴定机构进行技术鉴定,查明该保健品在对病人致死过程中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根据鉴定结论死者家属可向司法部门诉讼解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