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如何面对讽刺性礼物

《新闻1+1》2011年6月10日播出《广州的民意!》,近期,广州女生区佳阳向市发改委送小皮球讽刺就光亮工程质疑“踢皮球”,部分市民剃光头抗议光亮工程,有关部门对此采取包容鼓励态度,专家称这体现政府人员互动意识进步,应关注相关部门下面做什么,如果无下文,会不会有人送猫讽刺他们?以下系节目实录:

城市量化,地铁翻新,垃圾处理,每一个重大的市政工程,都会有激烈的市民意见。

每一个市民都应该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这些都会关乎到我们的切身利益。

昨天广州市发改委收到了一份特殊的也是很新鲜的礼物,一只带刺的皮球。送球的是一名大四女生区佳阳,最近小阳一直在为申请广州市城市光亮工程可行性报告的公开而四处奔走。在网上,她有一个绰号叫“拇指妹”。来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

照相机、摄像机在媒体见证下,昨天广州市一位大学四年级的学生,给广州市发改委送去了一份有些耐人寻味的礼物,这是一个带刺的小皮球。

尽管送皮球的女学生言语温和,尽管收皮球的工作人员也笑脸相迎,客客气气。但是《广州日报》的记者发出的报道却送上了这样的标题《给“踢皮球”的人送皮球》,显得毫不客气。那么,通过一个皮球,这个广州大四女学生,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其实我想表达本意就是说这两个部门——发改委、建委,就这一个事情互相提起了皮球,我觉得给发改委(送)皮球其实也相当于给了建委皮球了。

这个事情是体现我们广州的市民对广州的建设、对广州的发展的一个关注,也体现了广州的这种开放、包容的一种风气。当然,我们把球接到手里,但不太认为我们是在踢皮球。

说是政府踢皮球,其实我们不这么认为。因为政府部门之间也是按照各自的职责,来依法依归办事,监督政府部门的有关工作,我们是欢迎的。

事情的起因源于广州市建委发布的一条信息,今年4月底,广州建委宣布,广州计划投入1.5亿元,对珠江两岸的光亮工程进行升级,而目前由广州市政府统一兴建的光亮工程,大约每小时消耗的电费是5万元。消息之出,引来社会一片质疑。5月15日,广州大四的学生区佳阳通过网络,向广州市建委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布光亮工程的可行性报告。

我觉得我们不在一个不知道详细情况的状态下,就去盲目地指责政府乱花钱,所以我们应该先看一下可行性研究报告,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客观性地去提出我们的意见,这样可能会比较好。

5月26日,对于区佳阳的申请,广州市建委做出回复,回复称,他们并非是1.5亿光亮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审批管理部门和建设单位,建议他向报告的审批部门是发改委咨询。

去(发改委)咨询了一下,他们说在网上可以看到申请流程,在15个工作日会回复。

除了向相关部门提交申请,小阳还在微博上发起征集大拇指撑广州发改委活动,希望能够征集到一千张大拇指的照片,并通过这种温和赞美的方式,得到广州发改委的回应。

5月31日,广州市发改委以口头告知的形式,回复区佳阳说,整个光亮工程工作进度仍未到审核可行性报告阶段,建议她向广州市建委和广州城投集团咨询。同时在他们的书面回复上进一步说明,5月23日,市发改委才收到城投集团光亮工程升级改造项目建议书,随即委托专家评估,现在建委和城投集团还在修改建议书,没有再报到发改委,发改委还没有进入到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审批阶段,所以无法提供相关信息。

项目都已经开始设计招标,市建委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还没有报到是发改委吗?给市建委信访办打电话,对方回答,光亮工程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送交发改委。两个部门的说法是矛盾的,面对广州市发改委的回复,区佳阳的疑问还有很多。

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你当时申请公开的是可研报告,我们现在在这个工作的整个流程中,还没有到这个阶段。

我还是会继续追问下去的,因为如果他们真的要做这个工程的话,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讲,按照正常流程来讲,他们也需要编写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哪怕他们现在没有,只要当他们有了之后,还会去申请公开。

王先生怎么看区佳阳送给广州市发改委的这个礼物,非常独特的一个礼物,而且发改委还欣然接受了?

所以我觉得这个新闻有两个看点,那就是送皮球和接皮球。中国老百姓原来比较喜欢送的是锦旗,这次送了一个带刺的皮球,成了新闻,有了看点。另外,政府的部门派人来接了皮球,而且接的态度还非常好。有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一些报道,当个人或者民众对政府表达某些意见,甚至是不满的时候,也出现过一些滥用权力的行为。比如说前段时间甚至出现了跨省追捕。所以送皮球和接皮球,这一送一接是两个很好的看点,都表明了进步。对于市民来说,他的这种参与主体性意识性的进步;对于政府工作人员来说,有一种互动意识的这种进步,从这两个方面来说,这种一接一送,至少在两个看点上还是值得我们一看。

您觉得对于政府工作人员来说,能够收下这个皮球,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但是也有人说,会不会收了这个皮球,但是还是继续在那儿踢皮球,会不会虚心接受,还是套用一句俗话,坚决不改呢?

除了刚才两个看点之外,接下来就是关注点,到底会不会有亮点,今天皮球已经在发改委,或者按照小区的说法,不仅仅在发改委,也在建委的手上,球在他们手上,接下来他们会做什么,可以成为亮点,也一定成为媒体、公众关注点。如果接下球来,这个球没有下文了,我真的会在想,接下来会不会有市民,会去给他送一只猫,因为他们是。

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接下来可以看,到底广州市发改委和建委会到底他们会不会继续踢皮球。

我们再来说说小区,这个城市的光亮工程跟欧佳阳来说没有特别直接的利害关系,但是她为这个事情四处奔走。一方面5月中旬开始,自己申请公开光亮工程可行性报告,而且在网上发起大拇指的征集活动,撑广州市发改委。想了很多点子,为了这个事情四处奔走,你怎么看她作为广州市民这种行为?

我觉得小区这位大学生,她说了一句话,我们都应该好好地听听这句话。她说,最坏的结局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很多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我们可能有不同的想法,我们可能有很多的抱怨、批评,我觉得一种更加建设性的态度,就是当我们看到那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不是看见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做。所以我首先要说,她是一种市民的这种主体意识,真正的决心。原来我们一直讲权力,权力只有当你重视它,当你真正去用的时候才是重要的。这是对于市民来讲。

第二方面,这样的市民对于广州来说是一种福气。其实我们看到,刚才两个部门官员出来也说了,我们会鼓励市民这种行为,我们也会认真地回应。这种互动,我想我们可以期待,将来更多的人,好像是在对一些自己不相关的事来采取行动。但实际上,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整个社会的治理,正是在这种看似不相关的这种互动中慢慢地变好起来的。

为什么大家会去做这些事情,其实也是出于对这座城市的爱,才会做这些事情。在小欧之前,已经有一群广州的市民,他们当时采取的行动也是比较夸张,就是采取剃光头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抗议。您怎么看这种情况,有那么多市民,为了同样一件事情,都是采取了一种,甚至被一些人称为作秀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也许有很多人碰到这种情况,首先要给这些人扣上一个帽子,或者贴上标签就是作秀。如果这是作秀的话,对于民众来说这样的作秀完全可以作,因为他们是在表达,他们以一种非常理性和平和的方式来表达。另外一个方面,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做,特别是在广州,我们最近看到这么多,其实广州市的各个部门,包括广州市政府,他采取了一种更加包容的、鼓励的态度。比如说在同样的光亮工程,前面也有一些青年人,他采用剃光头的方式,说我用光头来为城市发一份光、照一份亮。那么这些行动,我们看到都得到了相关部门的一些回应。所以,我们不应该简单地把这些人贴上作秀标签,即使政府一些部门也意识到,不是简单的作秀,而是真正建设性的参与。

不管是作秀还是行为艺术,我们看到,其实也不只是小欧送了带刺的皮球,包括前面的光头哥们。在广州最近这样的行为也有一系列。比如说还有一位中学生,为了反对地铁的翻新,在那儿举牌;还有人给城管委送闹钟,甚至是送垃圾,这种行为有一种共同点,都是用一种比较夸张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那么广州又是如何来应对的呢?

“这是最坏的结局吗?最坏的结局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尽管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但是区佳阳还是坚持等到广州市发改委的可行性报告,而在广州这个城市,和欧佳阳一样,越来越多的市民,在面对每一个重大的城市发展政策时,都不会选择默默地看着事情发生。

“光头行动”可谓是“拇指行动”前传,发起者叫彭燕辉,同样是一个关注1.5亿光亮工程的广州市民。因为相关部门对光亮工程未召开听证会,今年4月27日,彭燕辉想通过征集一千枚光头的形式,来引起市民及政府相关部门的关注,他想拦下这个在他看来并无必要的工程。

一方面我们希望推动更多的公众去表达他们的意见;第二方面也是很重要,就是这些公共政策在制定或者出台之前得有一个程序,就是要听不同人的意见。

随后第二天,广州城乡建设委员会回应说,光亮工程是现代化城市建设的重要标志,并且建成后,不会造成浪费电的情况。尽管这个工程是停是建,目前并没有定论,但是他们的实际行动还是会让相关部门的决策慎重许多。

这个征集签名的少年叫陈逸华,今年16岁,5月5日,他来到广州地铁1号线,举牌反对广州地铁统一化翻新行动。三天之后,广州地铁公司约见了这个高中生。

整个过程就是在我们车站会议室里面去沟通的,一个就是我们感谢陈逸华同学对地铁的关心;第二,小陈提出来的问题,我们逐一地做解释,做沟通,看看小陈同学,对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新的意见,或者不同的看法。我们觉得这种方式是最自然,也最平等、最平和的一种方式。

尽管那一次的沟通,双方分歧并未得到彻底解决,尽管地铁公司坚持有必要改造,陈逸华也还是认为花这么多钱改造浪费。最后的结果,地铁公司最终表示,在已经动工的第一批车站完工后,会充分吸取民众的意见,再做下一步打算。

第一批做了四个站,等到今年下半年工程完工以后,我们会把这个效果请社会各方提出意见,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会吸取各方面的意见,来完善、优化我们下一步改造的这些车站。

与如今的“光头行动”、“举牌少年”事件相似,两年前这场讨论会所涉及的是广州市民最关注的问题,广州市番禺区要在丽江花园附近建造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居民担心会带来健康危害,纷纷表示反对。随后,一名叫巴索风云的业主在论坛贴出一封邀请函,邀请番禺区区委书记谭应华参加由业主自己举办的讨论会。

领导能不能赏脸出席?在当时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的焦点,最终区委书记谭应华参加了座谈会,并表示垃圾焚烧发电厂已经正式停建。

今后在建设过程中,老百姓肯定也会有意见、有矛盾,问题就是如何去解决矛盾。在解决矛盾的过程当中,就是实行社会管理和社会建设的过程,那么这里面就更加需要科学,需要理性。

在刚才的短片里,我们也看到,不管是“举牌少年”,还是“光头行动”,还是包括“皮球行动”,它们的一个共同点,都是用一种比较夸张、独特的,也是能够吸引大众目光的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于公共管理、城市管理一些意见,您怎么看一系列行为的发生?为什么这些事那么多,这是一种进步,还是反映出我们在某些方面的一种缺失呢?

应该说它也有进步的一面,比如说民众有意见可以来表达,并且他们不害怕这种表达会带来其它的一些这种打击报复等等,反而有的时候会得到相关部门的回应和鼓励,有的时候是一种进步。但是这个进步其实也会让我们看到,或者很自然地提出一些问题,这些决策的过程之中,本来我们有一些关于信息公开的法律要求,也有各种各样的征求公众意见的这种法律化的渠道、途径,为什么?那些渠道、那些途径、那些制度化的途径,在这个过程当中,并没有很好地把意见吸纳进去,甚至有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看到,那些制度缺失,甚至形同虚设。所以如果说从它的问题来看的话,这种不断地用行为艺术来吸引媒体、吸引眼球的做法,很可能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因为我如果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制度化的途径有效地去做,很显然就不需要通过这样一种戏剧化的行为艺术来表达了。

就是对于小阳他们来说,能不能有一种更通畅的渠道,让他们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而不用去想那么多的创意?

对,这种创意当然在有些方面可以有一种倒逼机制,正如您刚才说,假设我们整个过程当中,不论关于信息公开、民众参与,都有这种具体的、可行的、有效的这样一些机制的话,不仅仅避免了各种各样花样翻新的创意,而且使得我们的决策能够更加在一种理性、平和的机制中去做的。民众的主体性、参与的诉求,可以得到更加有效的保障,比如说我们刚才说到了送皮球这个个案,它已经不错了,毕竟别人接下来了,而且下一步可能还会有一些行动,但万一不接呢,万一接下来了以后,又玩起了,还是要回到制度,如果没有制度的话没有保障。

其实归结到一点,就是这个行为艺术到底民意的表达是靠行为艺术还是靠制度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广州市民都在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表达民意,这个对于政府的决策能够产生影响吗?

肯定会产生影响,第一种影响就是对实体结果的影响,比如说在两年前,整个广州市围绕垃圾焚烧处理厂,而进行这种有序、有效的公众参与,最后就对结果产生了影响。当然民众的参与对结果的影响,并不一定让政府根据一部分人的诉求来做,最重要其实在这个过程,这个过程让别人感到到了有公开,让别人感觉到了有那种良性的互动,这个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对于政府来说,对于民众来说,都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学习。

在公民责任感的驱使,也有自己对地铁的热爱情感的驱使。我个人认为如果做翻修,是破坏一号线,我想保护自己热爱的东西,不想浪费太多无谓的钱。

小陈同学,我们觉得他其实真的是关心而且热爱广州地铁的,他对广州地铁的每一个瓷砖、每一个角落,比我们好多市民,甚至我们的员工还要熟悉。其实公众的批评监督,对于我们广州地铁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财富。通过这个事件,我们也在反思我们的工作,今后最好的情况下,我们能够主动地、提前地来告知和沟通,避免大家犹豫不了解而产生误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